Life Science Solutions

博客文章

以好奇心为纽带—与Gabrielle Corradino博士的访谈

作者  -

作为工作在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Schnetzer实验室的生物海洋学家,

Gabrielle Corradino博士在浮游生物(地球上最为重要但又欠缺研究的生物之一)的认识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具体而言,Corradino博士研究的是一种被称为纳米鞭毛虫的浮游生物在食物网中的作用,这是一种鲜为人知的生物。除此之外,Corradino博士还从事海洋政策方面的研究。她还是一位非常敬业的教育工作者,特别关注科学知识的传播以及下一代的教育问题。我就她作为科学家的成长历程、显微镜在其工作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公众沟通重要性等方面对Corradino博士进行了采访。

Joanna:是谁启迪您成长为一名科学家?

Gabrielle:小时候的我虽然热爱海洋,但是对海洋科学并不了解。五年级的时候,我见到了从科研、政策到教育方方面面均有参与的著名海洋科学家Sylvia Earle。她对我在如何看待科学方面产生了很大影响。她让我明白,科学家不能孤芳自赏,我们需要更多人的参与。

Joanna:您还记得第一次使用显微镜的情形吗?

Gabrielle:是的!第一次使用是六年级时在科学实验室里。当时我们使用显微镜观察池塘水,也记得观察草履虫和蝴蝶翅膀。非常让人着迷。观察载玻片时不停地放大和缩小,最后头都晕了。我非常喜欢,甚至让爸爸在圣诞节后给我买了一个移动式显微镜。

大学学业后,我最初在一个同样是研究很多池塘生物的生态实验室工作。坐在实验室长凳上的那一刻,我感觉又回到了小学六年级。

Joanna:小时候的经历显然对你的热情产生很大影响。那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让更多年轻人对科学感兴趣呢?

Gabrielle: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但涉及面也很大。我对这些方面思考过很多,比如怎样才能让我的研究吸引学生的兴趣,帮助启发下一代的灵感?我认为,尽可能让学生获得相应的能力非常重要。让他们有能力去探索,去进行他们自己想要的研究。提出问题,进行现场研究,并尝试找到答案。激发自己的好奇心。

只要有想要了解更多的好奇心,科学就会变成一种更加内在的体验。这不单单只是家庭作业,也不仅仅是上学才要做的事情。而是变成自愿要做的事。我觉得,在与青年学生讨论科学时,需要做更多的展示,而不仅仅是讲课。给他们演示如何去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仅仅给出答案。即便在网上搜索或做简单的实验也好,最关键的是在于要自己去寻找答案。让年轻一代知道他们具备这种能力。我认为这才是前面要走的道路。

Gabrielle和她的博士导师Schnetzer博士(图像由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提供)

Joanna:从喜欢海洋生物学到具备浮游生物的研究能力,您是如何做到的?

Gabrielle:在这方面我始终都是以问题为导向,尤其是生物行为方面。它们的形式多种多样,但我借由浮游生物获得博士学位的原因来自于我的导师对浮游生物的热爱。浮游生物在海洋科学中仍属尚未得到充分研究的领域,仍然有许多物种不为人知。实际上,浮游生物并非物种名称;这个术语实际上是指代任何不能逆流游泳的生物,从最小的细菌到翻车鱼都属于这一范围。我研究的重点是被称为纳米鞭毛虫的微小浮游生物。

两种类型的浮游生物:藤壶幼虫(Zooplankton nauplius)(左)和水蚤的头部(右)。图像由Gabrielle Corradino提供。

Joanna:纳米鞭毛虫实在是太小了—您是如何对其进行成像的?

Gabrielle:我通常使用DIC(微分干涉相差)显微镜以60x倍率进行成像。也可以使用40x,但测量时需要60x至100x。纳米鞭毛虫移动速度非常快,但如果条件合适或把它们附着到颗粒上时,就可以使用DIC显微镜轻松对其成像。为了观察它们捕食更小的浮游生物,我还在荧光下观察它们摄取荧光珠的情况。在我的博士论文研究中,使用的是配有奥林巴斯相机的BX53显微镜。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硅藻(浮游植物)。图像由Gabrielle Corradino提供。

Joanna:是否拍摄到过让你特别自豪的图像?

Gabrielle:这并不是一幅了不起的图像,但这对我而言是一个突破。我进行了一项观察其是否摄取荧光珠的实验。在有能力对摄入珠子的浮游生物进行成像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这样我的实验就可以继续进行了。辛勤工作终获回报。

Joanna:我知道向公众介绍您的研究成果也是您所做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公众对科学认识变化会对您的工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Gabrielle:尽管所见所闻都会改变公众对科学的认识,而科学家们只能不断开拓前进。科学不断向前发展。与公众进行良好沟通以及向他们介绍我们的研究,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工作。

在大学我从来没有学习过如何突破科学与公众之间的隔阂,在这方面我一直都在努力尝试。我觉得必须要获得大学的支持才能做到从学生到教授的多层次科学传播。在我目前从事的海洋政策研究中,由于需要能够就NOAA正在开展的重要教育性工作进行沟通,我一直在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沟通技巧。

记得在进行研究生院笔试的时候,评委告诉我:“现在就好比在和总统搭乘一部电梯,你只有5分钟时间对你的工作做一个解释。那该怎么做?——作为科学家,这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是一种很好的实践,让你始终思考如何才能与更广泛的受众进行清晰的沟通。这是需要花一些时间思考的重要问题。

Joanna:假如中了彩票大奖,那么您会如何利用这个机会满足您的好奇心?您梦想的研究项目是什么?

Gabrielle:假如我中了彩票,我想做两件事。首先,我要以教授的身份在当地大学建立一个长期生态研究站点,并教授本科生如何去对浮游生物和毒素进行定期监测的检查。我还特别想监测浮游生物,并且希望这个站点归属于一所高中。我想让学生对本地水域进行检测,让他们成为水域监测计划的当事人。我认为高中阶段是培养下一代人才的黄金时期。我要能够在他们上大学之前就接触他们,让他们这时候能够主修科学课,而不仅仅是选修科学课。

在北卡罗来纳州海洋科学技术中心(CMAST)拍摄的虾特写镜头。图像由Gabrielle Corradino提供。

Corradino博士最近接管了我们的Instagram页面!敬请在Instagram上关注@MarchofthePlankton,了解Gabrielle如何研究她周围的世界。

相关内容

利用显微镜寻找逆转听力损失的方法

显微数字成像:常见问题解答

产品经理助理

Joanna Hawryluk博士是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市的奥林巴斯美洲公司研究级成像产品经理助理。她曾在康涅狄格州斯托斯市的康涅狄格大学生理学和神经生物学系获得博士学位。她攻读博士期间主要研究电压门控KCNQ通道和HCN通道对脑干化学感受神经元的调节机制及其对呼气驱动的控制。自2017年以来,她一直在奥林巴斯任职,目前负责BXWI和OpenStand系列电生理显微镜以及Alpha3光片显微镜。

2021年2月12日
Sorry, this page is not available in your country
InSight Blog Sign-up

By clicking subscrib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privacy policy which can be found here.

对不起,此内容在您的国家不适用。

本网站使用Cookies文件提高网站性能、分析访客情况,同时用于广告相关考量。如您未更改网络设置,本Cookies将始终用于本网站。如需了解本网站更多Cookies使用信息,以及如何限制我们使用这些功能,请查看我们的Cookies条款页面

'接受条款